首頁| 新聞| 經濟| 科教| 社會| 視頻| 圖片| 言論| 法治| 人物| 文化| 地方| 專題| 明白紙| 領導活動| 圖說天下| 農技推廣

來自四省涉農企業“融資難”調查

2019-06-03 11:04|作者:|來源:中國農業新聞網-農民日報

分享到:

  編者按

  融資對于企業的發展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當前,在部分企業融資困難的大背景下,一些涉農企業的融資處境尤為難過。相比于其它領域的企業,涉農企業對于融資有不同的需求,也有自身的短板。而對于融資的供給側來說,金融機構對于農業企業需求的忽視長期存在。近期,國家對于民營企業的扶持政策密集出臺,金融機構也動作頻頻,資金重壓下的涉農企業到底感受如何,未來如何走出困境,仍是亟需關注的問題。請看本報采訪組來自一線的調查——

  本報采訪組

  “年初,到了一筆300萬元的貸款,可算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江蘇省級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軍曼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魯曼說,“廠里技術升級,決定上馬物聯網項目,實現養殖過程的自動化,再加上質量安全追溯系統,資金需求量上千萬。這300萬貸款,是江蘇省農擔鹽城分公司做擔保申請到的,門檻低、利率低,申請非常方便。”

  一千公里之外的內蒙古清水河縣,涉農企業的悲喜故事仍在不斷上演。“當地一些和我們一樣處于成長中的中小企業,自身實力有限,往往是有了貸款扶持就能活下來,甚至活得很好;沒有貸款,資金鏈就會斷裂,只能走向死亡。”優農尚品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劉曉東坦言。

  經濟是肌體,金融是血脈。當前,經濟下行的壓力仍舊在持續。盡管政策的暖風漸起,但一些涉農企業仍舊被融資難、融資貴所困。

  近日,記者深入江蘇、浙江、山西、內蒙古等地,訪機構、問農企,傾聽他們在金融支農道路上的心聲和訴求。

  融資政策暖風頻吹

  ——企業在不斷探索解決辦法,同時,從中央到地方,從監管部門到金融機構,紓困民企、激發活力的各項政策也在密集出臺

  與我國農業由增產導向轉向提質導向的高質量發展階段相一致,總體來說,我國涉農企業整體已經走向蓬勃發展的新階段。但相比工業企業,由于農業風險大、投入大、周期長等特殊性,涉農企業在發展過程中仍然面臨融資難、融資貴這個更為突出的共性問題。

  困境當前,近年來尤其是近期以來,國家適時發布了一系列聚焦支小支農、引導降費讓利的政策和措施,不斷探索解決路徑,釋放更多政策紅利。

  今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有效發揮政府性融資擔保基金作用切實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發展的指導意見》;

  2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強金融服務民營企業的若干意見》和《關于有效發揮政府性融資擔保基金作用切實支持小微企業和“三農”發展的指導意見》;

  4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

  5月27日,李克強總理到山東考察,再一次強調“落實減稅降費完善金融服務,促進企業郁郁蔥蔥蓬勃發展”;

  ……

  建立健全全國農業信貸擔保體系。財政部會同農業農村部和銀保監會大力推進全國農業信貸擔保體系建設,成立國家農業信貸擔保聯盟有限責任公司,推動各地完成省級農業信貸擔保公司(簡稱省級農擔公司)組建。目前,省級農擔公司已進入向下延伸分支機構、開展實質性運營階段。

  持續加大專項資金投入。中央財政設立普惠金融發展專項資金,用于創業擔保貸款貼息、涉農貸款增量獎勵和農村金融機構定向費用補貼,鼓勵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小微企業和“三農”信貸供給。2013-2017年,中央財政累計撥付普惠金融發展專項資金約700億元,支持了2萬家(次)金融機構,惠及數十萬家(次)小微企業和超過1500萬人(次)就業人員。

  優化金融機構財務管理制度。開辟包括以小農戶為主體的合作社在內的小微企業貸款呆賬核銷“綠色通道”,放寬核銷標準、縮短核銷周期、簡化核銷手續,有效釋放信貸資源。

  中國農業銀行總行相關負責人介紹,針對涉農企業通常規模小、缺乏抵(質)押物等特點,農業銀行借助金融科技,推出可循環、純信用的小微企業網絡融資產品“微捷貸”。該產品通過分析工商、征信等14大類近千項數據,對涉農企業進行多維度客戶畫像,通過對客戶的全方位評價,破除對抵(質)押物的依賴,大幅降低客戶準入門檻,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截至2019年2月末,農業銀行已累計為3.8萬戶小微企業發放“微捷貸”5.4萬筆,總金額159.15億元。

  在全國層面,在銀保監會的部署下,旨在協調銀行一致行動,不盲目抽貸、壓貸的債權人委員會,已經建立了1.8萬家。

  國家還推出一批減稅降費政策。盡管各涉農企業的“稅感”不盡相同,但增值稅稅率降低、個稅起征點提高、六項專項附加扣除等一系列改革政策確實從整體上幫助企業減輕了稅負,促進了發展。

  中央政策頻出,各地也紛紛出臺各種政策,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江蘇省財政出資18億元,成立江蘇省農業信貸擔保有限責任公司,專業從事政策性農業擔保工作。以家庭信用做反擔保,不需要抵押物。以不高于1%的低擔保費率提供服務,確保綜合融資成本不超過6.22%,遠低于財政部規定的8%的標準。目前累計完成擔保余額已突破38億元,在保戶數3000余戶;

  河北省利用原無償支持企業發展的農業產業化專項資金設立農業產業化增信基金,省市縣按照1∶1∶0.5的比例集資,放到銀行,用于支持小型龍頭企業,每個企業貸款期限不超過1年,每個不超過1000萬元,按照總融資量的5-10倍予以貸款,已經在7個市進行了試點,共為151家企業貸款12億元;

  河南省財政每年拿出2億元專項資金支持農業產業化集群發展。一是貼息,對省級以上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新增生產線貸款、新(擴)建畜禽養殖基地或種植原料基地的貸款和農業產業化生產經營性流動資金貸款,根據實際貸款額給予一定比例的貼息支持。二是獎勵,對新獲得中國名牌產品或中國馳名商標的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給予一次性獎勵;三是補助,對省級以上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新建農產品質量安全檢測體系購置檢測儀器設備、新建與農業產業化集群相配套的農產品批發市場項目等給予一次性資金補助;

  四川省政府出臺《關于印發四川省降低實體經濟企業成本實施細則的通知》《關于進一步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的通知》等文件,從財政扶持、產業項目、金融政策、要素保障等方面提出系列支持措施,支持龍頭企業等新型經營主體應對經濟下行帶來的困難;

  甘肅省制定出臺了特色產業發展工程貸款實施方案,在脫貧攻堅3年期限內,省內相關銀行拿出1000億元的貸款額度,由省金控集團擔保,支持發展農村富民產業和縣域經濟,支持對象是市場前景好、發展潛力大、具備一定規模、對農民增收有較強帶動作用的企業;

  云南通過與多家銀行開展戰略合作、舉辦企銀融資對接會、向銀行推薦貸款需求企業等方式,爭取金融機構加大對農業龍頭企業信貸支持力度;

  福建借助福建農民創業園、現代農業產業園、設施農業、農產品初加工、深加工固投等財政資金項目,對由龍頭企業承擔的規模大、科技含量高、帶動能力強的重大建設項目予以優先扶持;

  ……

  以上種種政策措施的實施,緩解了涉農企業融資難問題,增強了涉農企業克服困難、繼續發展的信心。

  還有不少難題尚待破解

  ——政策暖風頻吹,一些自身實力強、成長性好的涉農企業感受到了溫暖,但仍有不少企業還在期待暖意來得更多、更實在

  “去年應該是福建農業產業化發展或者龍頭企業發展比較困難的一年,從我們的監測數據來看,產值10億元以下的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大部分經營狀況、年銷售收入都有所下降。”福建省農業農村廳鄉村產業發展處有關負責人表示,其主要原因在于宏觀經濟下行壓力非常大,人工成本和原材料成本增加,大概綜合成本上升了13%。

  “四川受經濟大環境、生產成本上升、融資渠道不暢和政策性因素等影響,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普遍存在著不同程度的困難和問題。特別是那些偏離主業、盲目擴張和遭受金融機構簡單化限貸、壓貸、抽貸、提高授信條件及聯保、互保、循環保連帶性影響的龍頭企業,生產經營更為困難。”四川省農業農村廳特色產業發展處有關負責人坦言。

  “‘融資難’‘融資貴’仍然是很多農業龍頭企業發展的瓶頸。據調查,2018年全省需要金融貸款支持的龍頭企業達960戶,所需融資額約272億元,但實際獲得融資不足20%。融資成本較高、銀行放貸手續繁雜、還款周期與生產周期不匹配等問題較為突出。”云南省農業農村廳鄉村產業發展處有關負責人說。

  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王玉斌表示,我國現在發展較好的涉農企業并不算多,年銷售收入超過百億的農業企業還不到100家。在調研中他發現,涉農企業總數在增加,主要是中小規模的農業企業,而大規模、超大規模的農業企業數量上幾乎沒有變化,中大規模的農業企業數量占比反而有所減少,其銷售收入、凈利潤等也有不同程度下滑。“主要原因是近年來經濟下行壓力確實較大,同時也有農業綠色高質量發展轉型升級過程中相關政策疊加和措施集中采取導致的一些階段性影響。”

  山西蕎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馬仙荷至今仍受資金難題困擾。將在投資鐵礦賺來的錢投入苦蕎產業后,令馬仙荷沒想到的是,資金鏈先出了問題。手里的錢全做了固定資產投資,流動資金捉襟見肘。直到秋天收購農民手里的蕎麥時,這個困局都沒解開。產品剛開發,沒有知名度,錢的出處多,來處少。馬仙荷的主要工作就是找錢還貸,還貸找錢。曾經有一家股份制銀行決定給蕎寶公司授信3000萬元,僅僅在抵押物上就膠著了好幾個月,先是說抵押物土地上無建筑,風險大,后來找了一塊有建筑的土地抵押,又被告知,風險更大。蕎寶公司找了一個擔保公司,擔保公司又要求反擔保,最后也不了了之。

  對此,山西省融資擔保行業協會會長張轉芳表示,蕎寶的貸款難一方面是大環境導致,政策性銀行服務不到位,商業銀行針對農業龍頭企業經營周期長特點的金融產品少;另一方面是產品市場出了問題,商業銀行不可能給一個盈利能力弱的企業去雪中送炭,那些貸款過程中的反反復復其實是銀行的婉拒。

  畢業于山東外國語學院國際貿易專業的劉曉東返鄉創業,2014年,注冊成立了優農尚品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發展藜麥產業,通過幾年的摸爬滾打,如今已經小有名氣。劉曉東反映,“融資難”是企業當前面臨的最大問題。“我們是小企業,銀行總是拿大企業的資信標準對我們參考,我經常被大銀行被拒之門外。現在我只能從農村信用社和一些商業銀行通過信用貸款來解決企業資金的問題,根本不夠,而且利息也比較高。這些成本全部自己承擔,有點壓得喘不過氣來。”劉曉東表示。

  浙江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偉湊也有同感。他表示,中小企業資金在生產、經營、銷售環節長期滯留導致企業周轉不靈,過度舉債經營。大量的貸款、應收賬款、積壓、墊資等使企業的利息加重,綜合成本上升,又導致效益下降,缺乏競爭力,最終制約了企業發展。

  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張照新表示,由于農業投入大,資金回收期長,多數農業企業面臨著較大的資金壓力。而農業投資所形成的固定資產多數不能抵押或質押,導致農業企業普遍面臨融資難問題。

  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大背景下,金融機構信貸收緊,貸款條件要求高,貸款審批手續復雜,給企業貸款帶來一定障礙,不利于對中小企業信貸支持;另一方面,農產品加工企業的特性是季節性收購、全年生產,流動資金占用比例很大,每到收購旺季流動資金貸款會存在“扎堆”現象,進一步加劇了融資難度;同時,農業企業規模小,單筆需求金額少,造成金融機構審批和管理成本高。銀行為了降低風險,要求農擔公司擔保,擔保環節又增加利率,造成融資貴。而且,銀行對農業本身規律不了解,不能按農業生產的規律開發金融產品。

  農業生產周期長、見效慢,面對短期、流資為主的農貸金融產品,不貸,企業難關過不去;貸了,進入還貸期,流動資金對企業的發展效能剛剛凸顯,這個時間抽資還貸對企業損傷更大,只好借錢倒貸。其結果是變相激增了小額貸款公司的業務,催生了民間的高利借貸。

  改變的方向在哪里

  ——站在新時代、大變局的歷史關口,在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涉農企業面臨轉型之痛,亦面臨新的歷史機遇

  首先,涉農企業面臨著從思想觀念到產業結構深刻轉型升級的挑戰。認清自身定位,找到發展方向和盈利模式,補齊短板,練好內功,增強盈利能力,獲得銀行和資本青睞是根本之道。

  “我們和江蘇名沙集團要合作建設蕎麥沙琪瑪生產線,推出沙琪瑪及餅干等產品。名沙看好我們的苦蕎和雜糧,我們看好名沙的品牌優勢及渠道優勢。”試錯多年后,面對省內同質化產品競爭激烈的環境,蕎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這個省級龍頭企業終于迎來了破冰前行的一刻;

  軍曼農業科技有限公司運用先進的四位一體循環產業鏈喂養模式進行火雞示范養殖,并向火雞精深加工方向發展;

  原態農業股份有限公司不斷引進歐美先進技術,結合當地實際情況以及市場需求,制定整套種植、養殖、農產品加工、倉儲、配送等標準,保證產品獨具地方特色;

  優農尚品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緊跟市場和大眾的消費需求,研發了多種藜麥產品;

  ……

  還有很多涉農企業在壓力之下靜下心來,認真審視自身發展模式,研究市場,順應市場,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實行差異化發展、精細化管理,走上轉型升級之路。

  其次,涉農企業政策扶持要更加明確、完善、具體。

  “雖然國家對中小微企業的扶持政策不少,但依然感覺政策‘看得見、摸不著’。”作為返鄉創業的大學生,劉曉東在清水河縣的曝光率頗高,也得到了一些扶持。但是他發現,很多政策可望而不可及。

  在張照新看來,原因在于,目前,國家很多補貼性政策不是普惠性的,是競爭性的,給行業的支持落實到地方,受益的范圍很小,能享受的企業比較少;而制度性創新的政策如減稅、金融等,因為區域差別大,政策大多宏觀性、原則性比較強,比較抽象,可操作性不強,各地基層理解不同,有自由裁量權,有落實不下去的情況存在。

  對此,張照新建議:

  首先,國家需要建立穩定、清晰、長期、可持續的政策環境,至少持續三到五年,讓企業有明確、長期的預期,不困惑,一張藍圖繪到底,久久為功;

  其次,政策盡量有針對性,出臺時應盡量明確具體,借鑒一些發達國家的涉農政策制定模式,一一列出在什么情況下怎么執行,增強執行性;

  第三,需要明晰產權,明確政策邊界,避免基層打擦邊球,也避免資源浪費;

  第四,健全風險防范措施。針對農業風險,目前自然風險保障水平比較低,需要提高保障水平;行業周期性波動比較劇烈,缺乏市場風險的防范機制,要進一步發展特色產品價格保險,期貨等。

  王玉斌表示,在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新型經營主體培育等扶持政策頂層設計方面,既要重視效率,又要兼顧公平,既要避免“政策壘大戶”,又要有效解決信息不對稱問題,從法治化、制度化、常態化、規范化等方面務實用力。

  有業內專業人士指出,政府扶持的原則要清晰,要有針對性。對于大企業和小微企業,政府支持的方向應是不同的。

  應該支持什么樣的大企業?是能走出去打響品牌、能參與國外競爭、能做大蛋糕的大企業,而不是在國內有限市場里搶蛋糕的大企業。

  應該支持什么樣的小微企業?是成長性好、有發展前景的,具有小、精、特、新特征的小企業。

  目前,我國部分農業行業存在產能過剩現象。但這是個相對概念,就具體區域、具體產品來說,則存在結構性不足情況。所以國家要根據各地的優勢產業,分區域、分行業、分產品、分結構來制定有針對性的扶持方向,地方可以根據國家大的戰略方向和自己的實際情況細化政策。

  同時,金融業也要根據農業特點,有針對性地不斷創新。

  涉農企業尤其中小企業面臨的貸款難題涉及方方面面,需要政府部門和金融機構進一步聚焦實際問題,出臺更接地氣的扶持政策和措施。

  河南、安徽等一些省份建議國家和省里建立普惠性的企業紓困基金、產業化發展基金等,實行普惠制貼息,形成聯動合力,積極撬動社會資本,以多元化的投入機制引導,有效解決涉農企業的資金短缺問題。

  張轉芳建議,銀行業要供給側改革,潛下心來研究農業特點,創新還貸方式,推出不同的流動資金貸款金融產品。如長期型底墊流動資金,3個月、9個月、15個月的靈活性貸款等,與企業的融資需求相匹配。根據不同產業的周期為農戶或新型經營主體量身打造金融產品,才能確保銀行放貸盈利實現最佳,風險降至最小。政府也要嘗試創新開拓抵押擔保范圍,讓企業的資產變身為資本,成立擔保、再擔保公司,探索財政支農資金在資本市場上撬動更大資本進行可持續滾動發展。

  中國農業銀行總行相關負責人表示,農業銀行會繼續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出更多類似“微捷貸”的金融產品,打造具有農行特色的“三農+小微”雙輪驅動的普惠金融服務體系,全力幫助民營和小微企業解憂紓困。

  在當前和未來很長時期內,涉農企業仍處于提質增效、從高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階段。有對整體發展機遇的看好和把握,有轉型升級邁向行業高端的緊迫感,有迎難而上、披荊斬棘的企業家精神,融資難、融資貴難題的解決未來可期。

  (采訪組成員包括崔麗、吳晉斌、朱海洋、李文博、王小川、李昊)

責任編輯:王偉
分享到:

相關報道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分分彩定位胆单双大小 施秉县| 隆子县| 库车县| 基隆市| 广宁县| 盐亭县| 镇平县| 武强县| 新源县| 海安县| 兰州市| 全椒县| 青岛市| 浦县| 营口市| 博客| 绥芬河市| 桐城市| 马公市| 昆山市| 汉沽区| 正镶白旗| 拉萨市| 上高县| 乐山市| 宜川县| 博湖县| 明溪县| 黔西县| 长岛县| 惠安县| 汉源县| 龙岩市| 和政县| 新营市| 平昌县| 杭锦后旗| 常熟市|